当前位置:首页 > 豪门总裁 > 蚀骨宠爱:总裁大人求放过

蚀骨宠爱:总裁大人求放过

分类:豪门总裁

时间:2019-07-15 20:16:20

作者:墨染成风

主角:许流年 陆简清

来源:奇热

介绍

《蚀骨宠爱:总裁大人求放过》是一本完结的总裁小说,主角是许流年陆简清,作者墨染成风。小说简介:许流年爱了十年的男人结果变成了姐姐的男朋友。疼了她十年的姐姐一夕被害。她颠沛流离,本以为混沌虚度一生,却没想到两年后被所谓的“姐夫”找上门。为了报仇费尽心机勾引陆简清,原以为报仇近在眼前,没想到一切都是一场局,而她却是这局中最不起眼的尘埃……

精彩节选:

  许流年的心中一阵抽痛。

  她强忍着内心的酸涩,站起身来,再一次给她姐姐鞠了一躬,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。

  回家路上,许流年突然接到了赵颖的电话,她连忙收拾起自己的情绪。

  “赵颖,有什么事么?”

  “流年,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找到工作了么,现在我们公司正在招人,你要不要过来跟我一起干啊?”

  许流年有些为难,“赵颖,你知道的,我学历不高,你们公司肯定看不上我。”

  不料,赵颖却不以为然,“流年,我们公司这次招人不分学历,你这么聪明肯定能应聘上。”

  “真的么?”许流年有些将信将疑。

  说实在的,她渴望过正常的生活已经好久了,但偌大的城市,干什么都是需要高学历的,不是你说你有能力人家就会录取你。

  而现在,突然有一个机会摆在了她的面前,对于她来说,就像是闻到了蛋糕香甜味道的小老鼠,心中又是期待,又是忐忑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,我还专门去问过我们主管,确实不要求学历。”

  赵颖反复确认,许流年这才下定决心。

  虽然红姐待她不薄,但陪酒女毕竟不是什么正当职业,随时还有可能面临着危险。

  于是,许流年咬咬牙,辞去了在慕色的工作。

  红姐知道后并没有阻拦,相反她还送上了满满的祝福。

 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,没有人愿意做陪酒女,而许流年能有这样的机缘,那是她的福分。

  在红姐的祝福和赵颖的加油打气下,这次,幸运女神终于眷顾许流年了。

  她凭着自己的努力,成功应聘上了工作岗位!

  她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整装待发去上班,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怎么会这家公司,但是她一定会努力。

  来到公司后她发现一切果真如她所想并没有那么顺利。她应聘的部门是公司的外宣部,平日里主要负责与客户的交涉与签约合同。

  人事部的经理将她交到外宣部其中一个主管手里之后,留下一句“好好工作”便离开了。

  她连忙出声询问:“请问我在哪张桌子工作?”

  主管只是嘲讽的扫了眼她,下巴微抬不屑道,“你就坐那儿吧。”

  许流年无视主管的嘲讽,再次问道:“那接下来有什么工作分配给我?”

  主管不屑地翻了个白眼,语气中满是敷衍,“你就先在办公室给大家打打下手吧,这儿暂时没什么用得到你的地方。”

  说完,主管便不再理会她,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。

  空气中隐隐约约飘来主管有些嫌弃的话语,“一个高中毕业的,真不知道是怎么进我们公司的。”

  许流年紧抿着唇畔,垂下的眼帘遮住了眼中的苦笑。

  她看向角落里狭窄的作为,有些破旧,但还可以用。迎着有些人怪异的目光,她大步走向位置。

  来了没有两天,公司忽然传开一条消息,“新来的只有高中文凭”

  这个消息便像插了翅膀一般,瞬间传遍了整个外宣部。

  许流年能感觉到同事们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与恶意,她们同仇敌忾般的将矛头对准了她。

  私底下她总能听到一些,比如一个连本科文凭都没有的女人,竟然进了宏盛集团,这背后要是没点儿什么关系,那怎么可能?

  许流年听到这些,总是嘲讽冷笑,她背后能有谁?

  若是她背后真的有人,自己还会在这里受这些气?

  在她发愣之际主管冷脸给她丢了一份合同让她打印,她抿着唇照着吩咐去做,却不想打印机在半途中失灵了,合同打了一半全都毁了。

  主管像是抓住了她的什么把柄似的,立刻将此事告诉了外宣部的经理。

  经理勃然大怒,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许流年叫出办公室。

  顿时,走廊里充斥着经理的责骂声。

  “许流年,你怎么能犯这种低级错误?在打印合同前不知道先检查下机子的问题吗?果然,公司就不应该招你这种一无是处的人!”

  许流年始终垂着头,听着经理对她口若悬河的怒骂声,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。

  她知道经理只是借题发挥,故意找她麻烦。

  突然,骂声停了一瞬,耳边传来经理谄媚的声音,“陆总?您是来外宣部视察的吗?”

  陆总?这不是宏盛集团吗?

  许流年有些错愕地抬起头来,一张熟悉冷硬的侧脸映入了她的眼帘。

  真的是他!

 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陆简清还有家公司叫宏盛,早知如此,她肯定不会过来。

  男人轻声“嗯”了一句,半点眼神都没有分给呆立在一旁的她,径直向前走去。

  经理也顾不上训斥她,连忙快步跟了上去,“陆总......”

  一下午,许流年什么工作都没有做好,陆简清冷漠的侧脸一直在她的脑海中回荡。

  果不出所料,她又被留下加班了。

  晚上,许流年坐在桌子前,心中满是纠结与忐忑,她是真的不想再与陆简清有任何交集了。

  思来想去,最终她还是决定辞职。

  不一会儿,一张笔墨未干的辞职信便从许流年的手下新鲜出炉。

  她刚打算站起身来,一只大手突然从一旁探了过来。

  陆简清一边翻看着她的辞职信,一边嗤笑出声,“你还真是一点本事都没有,遇到事情只知道退缩。”

  许流年被惊了一下,迅速起身后退,看着眼前一身西装革履,身材修长,面容俊美的男人,一时间脸色冰冷。

  她搞不懂为什么陆简清又出现在这里,难道只是为了看她笑话?

  她冷着脸色回了一句:“我的事与你无关。”

  他误会她是受不了公司同事的压迫,其实她不想跟他在一起,一点也不想!

  陆简清看着她对自己退避三舍,眸色冷然,凉薄的唇间倏然吐出几个字,“呵!怂包!就你这点耐性在这个公司混不过四天绝对自己滚蛋。”

  他将辞职信丢到桌子上,讽笑勾唇:“外宣部的都在打赌,你绝对熬不过四天,看来真被他们说对了!”

  他整理了一番西装,冷漠转身离开。

相关资讯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