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现代言情 > 余音绕梁:律师大人请放过

余音绕梁:律师大人请放过

分类:现代言情

时间:2020-07-28 19:56:35

作者:钟意

主角:梁东岩 余音

来源:原创书殿

介绍

主角是梁东岩余音小说名叫《余音绕梁:律师大人请放过》,是作者钟意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,小说讲述人前他是律师界的杰出新贵,杀伐果断,冷面阎罗;人后他走肾不走心,损招不断,对付余音。行政拘留,民事赔偿,庭下调解……

精彩节选:

  “这是梁先生,不是这里的常客,你还不认识。”京姨一时摸不清两人怎么回事,梁东岩那边脸又黑了半截,没指望了。她只能通过余音察言观色,而余音眼底尽是陌生与疏离。看样子,两人基本不认识了。

  怪只怪余音长得太单纯无欺,稍显稚嫩的脸白白净净,让人一看就觉得好欺负,怎么又想到她也会说谎呢?

  京姨本想拉着余音上前介绍,又想到余音今天不是来出台而是来“辞职”的,摆摆手让余音出去,回头安抚道:“新人没来几天没经验,登不得大雅之堂,让您见笑了。”

  “是挺搞笑的,哪个街头的戏班倒闭了?”梁东岩不咸不淡的一句,在场人却各个如坐针毡。这位太子爷是开玩笑呢?但听着怎么都不像啊!

  京姨又推了几个能喝会说的进去,不唱歌只喝酒总归再没槽点了吧!这太子爷平时装腔作势话不多,怎么一开口就像上了吐槽大会呢。

  余音在吧台处等着京姨,算是最后的作别。远处风姿绰约年近四十的京姨缓缓走近,“恭喜你,成功跳出这个圈子,好好当医生吧,我还想以后生病了沾你的光走后门呢。”

  “我顶多给你免费治治头疼感冒,来医院看病可给不了你不了七五折,得看医保报销多少,”余音笑笑,感激的看着京姨,然后鞠了一个大大的躬:“这两年,谢谢您的照顾。”

  京姨连忙扶起她,“这些都是虚的,你能入得了你那个大主顾的法眼是你自己的本事。不过那个大主顾出手很阔绰嘛,你母亲后续的治疗费不用愁不说,你还成功晋级小富婆了。”

  余音成功被她逗笑,小富婆——她倒忘了自己确实可以称得上是了。

  京姨是余音走投无路时唯一一个伸出援手的人,梁东岩是两年前翻完跟头后唯一一个给了她房卡的恩客。当时梁东岩做的,所以京姨并不知道她背后的大主顾是谁。只是余音每月定时送来大笔抽成,让京姨确信,余音一次就能开门红,有做这行的潜质。

  “京姨,你从来不好奇他是谁吗?”两年了京姨从来没问过,余音甚至没告诉京姨对方是男是女。

  “客户的隐私我们必须要保密,既然对方如此神秘,连你都只字不提,那只能说明是我们惹不起的大人物,”女公关出身的京姨一辈子都定格在这种风月场合,她也是从余音的处境中一步步上来的,懂得只会比她更深刻。

  余音冲京姨比了个拇指哥。她说对了,梁东岩确实是她这种小平民惹不起的大人物。所以她溜之大吉,从此山高路远,再不相见。

  告别夜相思,她要翻身农奴把歌唱,然后成为有社会地位的医生,一步一步把当年丢掉的脸面,背弃的节操通通找回来。

  不是有个著名影星说要把脱掉的衣服再一件件穿回来么。她也是这个想法,母亲的治疗就要结束了,她和京姨也不是一路人,不想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。

  余音正在护士站的吧台练习血管缝合,几个护士小姐姐叽叽喳喳,搅得她连针线都穿不进去。

  “听说了吗,那个著名影星昨晚被送来咱们急诊了。”

  “和霸气护短的律师男友订婚那个?”

  “什么霸气护短的律师男友啊,那可是梁东岩,政法世家梁家的太子爷……”

  佟梅香听到“梁东岩”三个字眼睛都直了,本想过去一起讨论,却看见余音不动声色,忍不住挑衅:“余音,看你这没见识的样子,肯定不认识梁东岩吧。”

  余音对着血管模具摆弄着,不想搭理她:“Albert-Lembert吻合技术它不香吗?”余音说的是一种外科缝合技术。

  佟梅香翻白眼,丝毫不客气的说:“没见识就别转移话题,人爷爷是政法界的扛把子,母亲那边家族企业财力雄厚,叔叔在国外开了一家大型上市公司,梁东岩在江市横着走都没人敢管他。别以为自己是个空降户就了不起,这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梁东岩这种人物,连我都很难接触到,你不认识也正常,你也就配和医务处的那个小娘炮认识了。”

  余音将手里的剪刀和镊子“匡”地拍在桌面上,语气淡淡地,“这周我上了一台案例教学手术,月末评审你超不过我,就要被调去门诊了。还有,螃蟹横着走,不也是别人嘴里的两口肉么。”

  咸吃萝卜淡操心,大概就是佟梅香这种人吧。自从家里炒股暴富了后,就以为自己挤进来上流社会高人一等。

  佟梅香总拿空降这事挖苦她,虽然她是院长亲自考核进来的,毕竟没有参加统一的入院考试,但能得院长青睐,确实靠了点关系。

  这关系不是别人,正是佟梅香说的那个“小娘炮”,这小子是院长儿子,只不过余音答应保密。

  余音本来也不想搭理佟梅这种人,但人家都把口水吐到她脸上了,她也得礼尚往来。

  “你!”佟梅香咋舌,一时无法反驳,想到大主任的确批了她很多次了,说要调她去门诊积累经验,哪里又累还没钱,她确实心慌:“这次高定病房责任医生我势在必得,你等着瞧。”

  余音掏了掏耳朵,高定病房她可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,她可不想去上赶着伺候那位。

  “都干活去!八卦什么呢?”林护士长拿着一沓化验单匆匆赶来,看到扎堆的小护士,在每人的背上各赏一记不轻不重的巴掌,小护士们像进了狼的羊群,四散逃去。

相关资讯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