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婚恋 > 少年神相师

少年神相师

分类:都市婚恋

时间:2020-07-13 20:49:28

作者:古姐姐

主角:林枫 夏甜

来源:掌文

介绍

《少年神相师》小说主角是林枫夏甜,是由作者古姐姐编写的一本社会都市小说,该书讲述了爷爷是本地最有名望的风水相术大师,救人无数,自己却只活了五十九岁。他死的那天,我亲眼看见他上了一辆纸车......

精彩节选:

  我出生在一个风水相术世家。

  我爷爷叫林河生,是当地有名的神算,一生批卦,无不灵验,因此在方圆百里十分有地位。

  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立下规矩,一生始终不收徒,不传业,打定心思要把一身本事带到棺材里去。

  据我爸说,曾经有人走了几十里山路想要拜师,我爷爷连口水都没让人喝,直接把他赶出去了。

  所有人都以为,从老辈传下来的算命本事,到我爷爷这里就断了。没想到因为我,我爷爷改了主意。

  我出生的时候就不足月,还不到三斤,哭都没力气哭,好容易活过来,也是一直体弱多病。

  从我记事起,就被爸妈带着往医院跑,住在医院的时候比在家还多。但是我的情况一直没有好转,反而在恶化。

  十岁那年,我已经无法起床了,医院也束手无策,委婉的让我家人把我接回去了。

 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。

  迷迷糊糊听见我爷爷说:"我决定了,把本事传给小枫。"

  我爸好像知道内情,对我爷爷说:"您不是说过,这本事后患无穷吗?"

  我爷爷叹了口气:"小枫能不能撑到天亮还不好说,先救命吧,后患以后再说。"

  我爸没说话,算是默认了。

  我爷爷坐在我床边,叫了我两声。我迷迷糊糊答应了。

  他端过来一碗清水,绕着我转了一圈,然后用一根针蘸着清水,在我身上施针。

  每次施针的时候,他都念一些古怪的名词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是天上的星宿名。

  施针当晚,我沉沉的睡了一觉,第二天竟然有了精神,吃了点饭。又养了一个月,居然可以下床走路了。

  从那时候开始,爷爷开始教我本事。风水、相术、卦术、奇门……无所不包,我那时候才知道,原来爷爷的本事不止是算卦那么简单。

  那段日子,我早晨跟着他练功,在林子里呼吸吐纳。

  上午就背诵各种古怪的口诀,他念一句,让我跟着念一句,然后死记硬背下来。

  等背过了之后,他才会解释是什么意思。大多都是算命和风水的内容。

  直到吃过午饭,我才去上学。

  原本我的成绩在班里只是中游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只上半天学之后,反而进了前三名。

  爷爷说,这是因为我学了他的本事之后,开了天慧,头脑清明,学什么都快。

  我曾经问他,这东西这么好,为什么说有后患呢?

  每当这时候我爷爷都岔开话题,不肯再说了。

  上了高中之后,我的身体已经正常了,甚至比同龄人还要强壮。

  我开始住校,在家的时间少了,但是每次回去的时候,我爷爷依然会教我一些东西。

  高三那年,我十七岁。有一天忽然接到了爷爷的电话,让我三月初三必须回去一次。

  我有点纳闷,不知道三月初三有什么讲究。

  到了那一天,我装病跟老师请了假,坐车回到了老家。

  一进村子,我就感觉有点不对。

  原本偏僻的小山村,竟然停了不少车。宝马、奔驰、奥迪,全都是名车。

  这车从村子里面一直排到了村外的山路上。

  我当时很忐忑,总觉得这和我们家有关系。

  毕竟这村子里有这么大能量,能让这么多有钱人同时拜访的,也就我爷爷一个了。

  我加快脚步跑到了自己家,猛地看见大门上挂着出殡用的白幡,我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。

  我艰难的进了家门,院子里站着很多人,男人居多,都是生面孔,穿的很体面,外面那些车,应该是他们的。

  我几乎没办法思考了,木楞楞的向正屋走过去,然后看见门口摆着一张桌子,上面挂着我爷爷的相片,旁边写着一行大字:林河生先生千古。

  我全身一阵无力,跪倒在灵桌跟前,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下来了。

  开始的时候是小声呜咽,很快变成了嚎啕大哭。

  我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忽然听到旁边一个熟悉的声音:"嘿,我还没死呢。"

  我擦了擦眼泪,看见我爷爷站在我面前。

  我又惊又喜,连忙爬起来。

  我爸在旁边很无奈的说:"你爷爷非说今天是死期,让我们做准备。通知亲朋好友来参加葬礼。"

  "这么大的消息,很快传开了。所以今天来了这么多人。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?"

  我扭头看了看院子里那些人,他们的神色也都挺古怪。估计觉得我爷爷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。

  不过,这些人有的是受过我爷爷的恩惠,有的人是仰慕我爷爷的名号。他们到了之后,脸上一点不耐烦都没有,反而全都满脸赔笑,生怕得罪了我爷爷。

  我爷爷拦着我的手,当着所有客人的面宣布:这是我孙子,林枫。他得到了我的真传,以后你们有什么解不开的难题,可以找他。

  满院宾客全都向我投来尊敬的目光,没有因为我岁数小就轻视我。

  毕竟林河生的传人这个名头,太响亮了。

  我爸在旁边笑了笑,小声说:"合着您老今天烽火戏诸侯,是为了给小枫扬名吗?"

  我看了看我爸,他表面上故作轻松,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心里很忧虑。

  我爷爷一生批卦从未失手,这最后一卦,会算错了吗?

  但愿他算错了。

  领着我见了一些人之后,我爷爷把我带到屋子里,关上门,然后对我说:"你不是一直问我,学了我的本事,有什么后患吗?"

  我点了点头。

  我爷爷说:"学了这本事的人,寿不过六。我今年五十九了,也到时候了。"

  我吃了一惊,不由自主叫了一声。

  我爷爷笑了笑:"你是从十岁学艺的,今年十七岁。按道理说,七年一个坎,你今年可能会遇到麻烦。不过不要紧,第一个坎不难过去。以后每隔七年,这个坎会越来越大,你千万得小心。越到后面越危险。"

  我低低的嗯了一声。

  我爷爷又从柜子里拿出来了一本线装书递给我了。

  我看见上面写着四个大字:金匮相经。

  爷爷说:"我教你的本事,都是从这本书来的。你如果能把这本书学全了。或许能打破诅咒。甚至到那时候,咱们爷俩还有再见面的日子。"

  我一听这话,顿时大喜,连声说:"我一定努力。"

  可是我翻了翻书,发现这书只有一半。

  我爷爷苦笑了一声:"要是这么容易就能学全,咱们的老祖宗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死了。"

  "我得到这书的时候,就只有一半。这些年,我把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,始终没找着。我猜测啊……"

  说到这里,我爷爷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  他咳了好一阵,用嘶哑的声音说:"我猜测,另一半应该不在国人手中。你得想办法把剩下的找回来。如果找不回来,就别往下传了。咳咳咳……好了,你出去吧,我歇一会。"

  我茫然的走出了屋子,反复的思考着爷爷的话:什么意思?不在国人手中?流落到国外了吗?这我上哪找去?

 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,我爸指挥着人在院子里架起来电线,装上了灯泡。然后接待从外地赶来的客人。

  我站在大门口,一个劲的思索爷爷的话。

  忽然,外面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。紧接着车上下来两个人。

  这两个人似乎不久前刮痧来着,脖子上有红色的印记。只是这印记像极了六根手指。好像有一个六指的怪人,正在掐着他们的脖子似的。

  我迎上去,对他们说:"你们是……"

  这两个人根本没搭理我,面无表情的向里面闯。

  我心里有点不痛快,今天来的人,谁不是客客气气的?这两个人太嚣张了。

  这时候,我忽然看见我爷爷从屋子里出来了。

  他满脸堆笑,冲那两个人说:"你们来了?远道而来,辛苦了。"

  那两人也没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,就一左一右站在我爷爷身边,陪着他向院子外面走。

  我连忙追上去问:"你们要去哪?"

  这时候我爷爷已经上车了,他探出头来,低声说:"书在他们手上。"

  我顿时一愣。

  忽然,周围猛地一暗。我扭头一看,是灯泡灭了,整座院子都笼罩在黑暗中。

  等我再回过头来的时候,发现那辆车不见了,连同车上的爷爷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我正纳闷的时候,屋子里传来哭声,客人们纷纷涌进去。

  我心里咯噔一声,快步进了屋子。我爷爷躺在床上,已经去世了。

  爷爷……不是出门了吗?难道我刚才看见的是魂魄?那带走爷爷的两个人,是鬼吗?

  临走的时候,爷爷跟我说,书在他们手上,难道说……

  我的脑子嗡的一声,忽然想明白了。

  爷爷之前说的话,我听错了。

  书,不是"不在国人手上"。是"不在活人手上"。

相关资讯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