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现代言情 > 夕阳下的誓言

夕阳下的誓言

分类:现代言情

时间:2020-07-10 08:50:49

作者:夏雷炮

主角:顾思言 仰慕城

来源:原创书殿

介绍

主角是顾思言仰慕城小说名叫《夕阳下的誓言》,是作者夏雷炮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,小说讲述故事的最后,顾思言在父母墓碑前,服毒自杀,仰慕城孤独一生,颠沛流离。故事的开始,仰慕城在医院里醒来,身边守着,十八岁的顾思言,笑颜依旧……

精彩节选:

  医院。

  顾思言站在化验室门口,看着手里的化验单,耳朵嗡嗡作响。

  她的眼睛早已湿润,嘴角勾着一抹苦笑。

  胃癌!

  她竟得了胃癌,还是晚期。

  难怪这些日子,胃疼得要死。

  顾思言彷徨无力,拿出手机,按下一串熟悉的号码。

  电话接通后,男人不耐的声音传来——

  “今晚我会准时回去。”

  话落,不等她开口,手机里只剩下冰冷的机械声。

  女人心间泛疼,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了医院。

  不久后她将离开这个世界,或许……

  今天就是她跟仰慕城,最后一次相处。

  她想给深爱的男人,做最后一顿晚餐。

  ……

  晚上九点半,顾思言坐在餐桌前,脸色惨白,看着满桌的饭菜出神。

  她忙忙碌碌做了两个小时的饭菜,现在已经凉了。

  可她等的人还没回来。

  九点五十九分,别墅的大门传来声响。

  是仰慕城回来了!

  女人立马起身,声音里带着担心: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,晚餐都冷了。”

  男人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,出口的声音冷漠中透着嘲讽:“每周五晚上的门禁不是十点吗?现在时间刚刚好。”

  他这话无疑像一把利刃,狠狠刺在她心间,疼得她连呼吸都那般困难。

  自结婚以来,每个周五,按照约定,他都会回这里。

  每次来的时间,不早也不晚,刚好十点,绝不提前一分一秒。

  想到这里,顾思言满目苍凉,却还依旧强颜欢笑。

  “饿了吗,我重新给你做……”

  “你做的东西,只会让我倒胃口。”

  仰慕城嗤笑说着,看都不看餐桌一眼,转身朝楼上走去。

  他的冷漠与无视,让她觉得自己仿佛一个悲哀的小丑。

  顾思言咬牙,看着男人的背影,轻声问道:

  “若非当初为了救你最爱的女人,你是不是不会娶我?”

  男人唇畔勾着一抹嘲讽的冷笑,眼中看不到一丝感情。

  “仰太太何必明知故问。”

  顾思言听到这话,脸色煞白,她的手也跟着不自觉捂住心口。

  是啊,这个答案,她早就知道了。

  何必再问,何必。

  她微微侧目,看着那桌上的晚餐,此刻如垃圾一般,让人唾弃。

  末了,她抱着最后一丝期冀,问他——

  仰慕城,这些年你对我……有没有一点点喜欢?

  一点点就足够了。

  他却笑了,笑得凉薄。

  “仰太太说笑,仰某对你一直都是按照协议办事。”

  协议……

  顾思言重重闭上眼,两行泪滑落。

  心口处,一阵刺痛。

  当初他最爱的女人林欣患了病,需要肾源,才能活下去。

  就是那时,仰慕城找到了她……

  而她提出条件,就是娶她。

  后来,他照做了,而她也捐出了自己的一个肾。

  但最后,他爱的那个女人还是死了。

  这样的事情,对仰慕城来说就是耻辱,他又怎么可能会对她产生感情。

  ……

  卧室。

  睡觉的时候,顾思言照旧躺在了床的一边。

  她看着男人的背部,嘴角泛苦。

  明明她跟仰慕城睡在一张床上,可彼此之间的距离却那般遥远。

  蓦地,周身袭来一阵痛感,全身痉挛,疼痛蔓延到四肢百骸。

  但仰慕城还躺在她身边,她不想让他发现异样。

  顾思言脸色惨白,贝齿紧咬,不发出一点声音。

  良久,她吃力的朝仰慕城那边挪了挪,努力压低嗓音,幽幽说道:

  “仰慕城,你抱抱我。”

  话落,她伸手慢慢搭上男人的腰。

  下一秒,他一脸嫌恶的将她推开。

  顾思言的身子僵了僵,咬牙再次伸手想去抱他。

  她好疼……

  “你抱抱我。”

  “够了!”

  仰慕城低吼一声,翻身将顾思言按在,嘲讽的声音在卧室里响起——“你现在的身材,骨瘦如柴,我根本就不想碰。”

  刹那,女人瞳孔一缩,顿觉心口如针扎般刺痛。

  因为病痛的折磨,她日渐消瘦,早已没了什么丰腴的身材。

  她没想到……他竟然会因为这个理由拒绝她。

  很快,仰慕城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你冷静冷静,我先出去。”

  顾思言看着男人下床,她张了张干涉的唇瓣,“如果这次轮到我要死了,你会爱我吗?就像爱林欣那样。”

  “不会,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,我都不会爱你。”

  说完这话后,仰慕城推开门要走。

  身后,顾思言轻声说道:“仰慕城,再见了。”

  男人步伐一顿,眉宇微蹙,疑惑她为什么要这么说。

  但是自结婚以来,她花样百出……他也没怎么在意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  等脚步声渐远,顾思言无力倒在床上。

  她蜷缩起身子,终是忍不住用力咳嗽起来。

  血腥的气味将她包围,掌心鲜艳的红色刺痛了她的双眼。

  血染红了床单,格外妖艳。

  顾思言却没有丝毫惊慌,反而释怀笑了。

  “终于……可以解脱了。”

相关资讯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