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看小说目录

医鸣惊人:残王独宠废材妃 第1章 死而复生

时间:2020-10-15作者:朝烟

  “呜呜呜……朝烟啊,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呢,你这让你爹可怎么办啊?朝烟啊……”

  慕朝烟狠狠的皱了皱眉,只觉得自己脑仁发疼。

  她这辈子最讨厌的,就是有人哭。

  如果哭能解决问题的话,那以后遇到了问题,干脆什么都别干了,天天坐家里哭就好了。

  可是,外面的哭声似乎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反而还有一种越来越凶的架势。

  “就算是你不想嫁给太子,也不能自寻短见啊,这可是皇上赐婚,你这一走,让我们可怎么办啊……朝烟啊……”

  她这么一说,慕朝烟立刻抓住了其中的几个关键词,记忆好像被重新唤醒一般,不断的充斥着她的大脑。

  东华国宰相之一,慕家嫡女。母亲早逝,继母掌家,就连下人,也经常在背地里欺负她。

  “娘,你也别伤心了。姐姐既然已经去了,就让她安息吧……”

  另一道声音响起,虽然听起来很是悲伤,但是,慕朝烟却从那悲伤里面,听出了几分高兴。

  “云儿啊,你说的轻巧。她这一死,可是抗旨的大罪,是要抄家灭门的……”

  “为今之计,也只有女儿替姐姐出嫁,来保全咱们一家老小了。”

  慕朝云一边说着,还一边用手帕擦着根本没有一滴眼泪的眼角。

  “云儿……我的女儿啊,多亏了你识大体,要不然……”

  听着外面说出来的话,慕朝烟的记忆也恢复的差不多了。

  见过脸皮厚的,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。

  说的那么大义凛然,说什么为了一家老小……

  那么,害全家于危难,不忠不孝的,不就是自己了?

  可是谁又知道,正是因为慕朝云嫉妒她的被赐婚成为太子妃,才让人把不会水的她推下荷花池。

  要不然,她又怎么会躺在这里?

  不得不说,这母女两个一搭一唱的,还真是让人恶心。

  同样是叫慕朝烟,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?

  她,现代的神医门嫡传弟子,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?

  就在的李氏已经哭得很不耐烦,准备回去休息一下,等到慕秋德回来,把自己女儿替嫁的事情说一说。

  也正好借着这次替嫁,把自己的名分正一正。

  可是,还没等她离开,就见躺在那里的慕朝烟猛然睁开双眸,正好对上她的眼睛。

  那里面的寒气似要把她冻僵一样,吓的她惊叫一声,连连后退。

  因为太过紧张,竟然被自己绊倒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  就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,她的眼睛从未离开过躺在那里的慕朝烟,身子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发颤。

  “娘……娘,你怎么了?”

  看到李氏的样子,慕朝云也吓了一跳。

  还不等她走过去把李氏给扶起来,就见慕朝烟已经从床榻上坐了起来。

  慕朝云瞬间脸色惨白,僵在那里一动都不能动。

  周围的下人亦是这种状况,刹那间,屋子里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得见。

  “大小姐诈尸了……”

  也不知道是哪个丫鬟率先喊了出来,像是一个开关一样,屋子里的人瞬间又都慌乱起来,不要命似的往外跑。

  李氏跟慕朝云自然也不例外。

  看着门口那些因为往外挤而摔的四仰八叉的人,慕朝烟不屑的笑了笑,开始打量起了这个屋子。

  听到屋里半天没动静,李氏抬头看了看太阳,又朝着屋里看了看,这才仗着胆子,带着丫鬟婆子在次进来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像是知道李氏想要问什么一样,慕朝烟微微一笑。

  “放心,我还没死。”

  想让她死,这些人还差得远呢。

  记忆已经完全恢复,看到这些人的嘴脸,慕朝烟首先想到的,就是自己曾经受到的那些欺辱。

  说到底,她都是这个家里的嫡女,竟然被一个小妾欺负成这样,是可忍孰不可忍,叔能忍婶也不能忍。

  “大胆,看到夫人还不快快下来行礼,真是没有规矩!”

  听到慕朝烟说她没死,还是在这青天白日,所有人的胆子又大了起来,竟然想要直接把她从床榻上拉下来。

  而李氏身边的那些奴才,平时则是最会看人下菜碟的。

  刚才都以为慕朝烟是诈尸,李氏丢了那么大的人,他们当然得趁着这个时候赶紧讨好。

  “放肆!”

  随着慕朝烟的一声怒吼,还不等那丫鬟反应过来,手臂一转,不但躲开了丫鬟的拉扯,反而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对方的脸上。

  “干什么,装神弄鬼的吓唬人,你还有理了不成?”

  李氏怎么也没想到,这个慕朝烟不但没死成,好像还更有活力了。

  但是,这样当众打她的人,这不就等于当众打了她的脸一样么。

  是以,一时气愤的她根本没注意到慕朝烟那越来越冷的眼神。

  “就是,吓坏了夫人小姐,你赔得起么?”

  旁边的下人也开始跟着起哄,看着慕朝烟,满脸的鄙夷。

  看着这些熟悉的嘴脸,慕朝烟只觉得一口抑郁之气堵在胸口,想要寻找发泄口。

  看准叫的最欢的那个下人,慕朝烟想也不想,拿起手边的陶瓷枕冲着那个下人就砸了过去。

  只听“哎呀”一声惨叫,那下人立刻捂着血流不止的脑袋哀嚎着蹲在地上。

  周围的人都被这一变故惊的呆愣在那,完全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发生的。

  甚至,很多人都怀疑自己的眼睛,无法确认,真的是慕朝烟那个废物扔出来的?

  可是,作为动手的本尊,慕朝烟只是冷笑了一声。

  “夫人?小姐?她们是夫人小姐,那我是什么?一个妾而已,说白了就是上不得台面的贱婢,你们这么乱喊乱叫一气,万一传扬了出去,岂不是丢了我们宰相府的脸面。”

  慕朝烟看着李氏气到煞白的脸,脸上的嘲讽越来越深,眼神中射出一抹寒光。

  这些曾经欺负原主的人,也是时候该给点教训了。

  原主好欺负,可不代表她也是好惹的。

  想到这里,慕朝烟的语气骤然冷了下去。

  “李氏,你说,我说的可有道理?”

小说推荐